投稿热线:0351-4885129 | 投稿邮箱:sxxncw@163.com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岳母的荷包蛋挂面

日期:2017-07-17来源:山西新农村网作者:王志英 责任编辑: 任一鸣 点击: 评论数: 更多

岳母的荷包蛋挂面

       在我们当地农村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就是招待新女婿必须要吃岳母做的荷包蛋挂面。

       “荷包蛋挂面”,也叫“泡落鸡蛋挂面”,做法也非常简单:先把姜剁成沫、葱切成丝——放进锅里,用小油炒成葱花——再往锅里放水,用大火煮开——然后,打入荷包鸡蛋——再放入挂面——煮熟,荷包蛋挂面就做好了。

       所谓“荷包鸡蛋”,就是没有皮的整个鸡蛋。因此,怎么把鸡蛋做成没有皮的“荷包蛋”是要有一定技术的,这对丈母娘来说也是一种技术考试。

       我就吃过多少次岳母做的“泡落鸡蛋挂面”。

       最早的一次是定婚的那年。

      那年年底,我从师范学校放假回村,妈妈让我到角巷去看望岳父岳母大人。

       我拿上礼物去了。

       刚好未婚妻不在家里,岳父马上就到地里去叫女儿,岳母急忙下厨房给我做饭。

      “我吃了,看看二老就回去!”我说。

      “都快到饭时了,那有不吃的道理?”岳母说。

       她走进北房和西房之间的的夹槽里,那里是她家的厨房。

       一进厨房她就忙开了:先是剁姜沫、切葱丝,后是添水,生火,拉风箱,打鸡蛋,下挂面,很快,泡落鸡蛋挂面就做出来了。

       未婚妻也从地里回来了。

       “梅燕,快洗洗,陪囤孩(我的小名)吃饭。”岳母说。

       “我不饿,让他先吃!”未婚妻说。

       其实,不是不饿,而是有点儿害羞,不好意思。

       “不饿也得陪!”岳母没有一点松动的意思。

       “那就大家一起吃吧!”我说。

       “不了,我们刚吃过。”岳父说。

       不一会,梅燕就把“泡落鸡蛋挂面”端上了餐桌。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吃岳母做的“泡落鸡蛋挂面”。

       我的碗里有两个“泡落鸡蛋”,而未婚妻的碗里却连一个也没有,我便给她捞了一个。

       “你吃!”她又给我捞了回来。

       “你不吃,我也不吃!”我又给她捞了过去。

       她这才说:“我吃,我吃!”

       丈母娘的手艺是一流的,咸淡合适,酸甜可口,加上我和她女儿的初恋味道,美得不能再美了!

       ………

       以后,只要我去岳父岳母家,我就会吃上荷包蛋挂面,特别是结婚前的那几年。就是结婚以后,我还陆续吃过几年呢!

       岳父家的左邻右舍见了,夸奖我说:“囤孩就是家常,一点作假的样子也没有!”

       我也就实话实说:“在父母家吃饭,还需要作假吗?”

       说得大家哈哈大笑。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我们现在待女婿都是在饭馆里待,点的都是山珍海味。但无论如何也吃不出当年岳母家的“荷包蛋挂面”的味,我思前想后,原来是饭馆里少了一种作料——那就是“亲情”!   (王志英)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链接:土炕的记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