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热线:0351-4885129 | 投稿邮箱:sxxncw@163.com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渴 望 读 书

日期:2017-07-24来源:山西新农村网作者:任卉 责任编辑: 任一鸣 点击: 评论数: 更多

渴 望 读 书

       我的童年是在那个颠倒黑白的年代度过的。那个年代,本该是天真烂漫、善于遐想的读书时代,然而,在“读书无用”论,“知识越多越反动”、“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等谬论的欺骗下,没有去很好地读书。说实在的,当时也没有吸引儿童的书可读。在我整个童年里,没有读过一本童话故事,没有看过一本有趣味、长知识的书籍,虽然也学了《语文》课本,而现在脑子里有印象的大概只有“最高指示”等内容。

       我清楚地记得,在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的一个小伙伴神秘地告诉我说,他家房屋的顶棚上有很多书。我知道,他父亲是位教员,在当时是“臭老九”,成天被办学习班、开批斗会,他家房屋的顶棚是木板的,在屋子的一角有木梯子可以上去,于是,在放学后和星期天,我都到他家里,有人的时候,我俩假装在一块做作业,没人注意的时候,我俩便偷偷地上到顶棚,翻看父辈们读过的书,我深深地被书上那美丽动人的故事吸引了,感动了。可以说,我真正的读书生涯似乎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也正是在那段时间里,我读到了许多至今还能背得出的篇章来,如“一只乌鸦口渴了……”“春天来了,燕子飞回来了……”等等,看到了很多耐人寻味、感人至深的故事,如“神笔马良”、“小马过河”、“孔融让梨”等等,后来,我把这些故事讲给同学们听,再后来,我又把故事讲给了我的孩子。

       那段时间,最使我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的是这样一件事:一天,我和小伙伴正在顶棚上津津有味地看书,突然,他的父亲上得顶棚来,我们吓坏了,心想:今天一定要挨骂了。可是没有,只见老人慈祥地笑着走近我们,温和地说:“你们喜欢读书,这太好了。只是这书不要拿出去,若被他们(红卫兵)看见,书就保不住了”。看着老人被批斗折磨得憔悴、疲惫的面容,我们瞪大不理解的眼睛,心里纳闷:这么多好书为什么不敢拿出来看?但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接着,老人找来一粒土块,在顶棚的黑木版上(由于天长日久,顶棚木板被熏黑了)写下了“谦受益、满招损”几个字,问我:“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我似懂非懂地摇了摇头。老人语重心长地说:“你们都还小,一定要好好学习,在学习中,一定谦虚,千万不能骄傲自大啊!”老人的话,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后来老人不但找一些通俗易懂的书让我看,还给我讲一些文言故事和道理,使我受益匪浅。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老人平反昭雪,落实了政策,继续在村里的小学任教,他的名字叫任汉文。

       到了中学时,我才慢慢读到了一些颇为流行的书,如《金光大道》、《艳阳天》等等,从那时起,我学会了记读书笔记。由于当时公开让读的书很有限,远远满足不了我对读书的渴望,便千方百计找来一些如《青春之歌》、《林海雪原》、《苦菜花》、《红旗谱》等当时的“禁书”偷偷来读。上了高中以后,动乱的年代结束了,一些被禁锢了多年的文学名著得以出版,我终于获得了尽情读书的机会,那种惊讶、那种幸福的心情,简直无法描述。由于自己从小偏爱文科,上了中学,这种“嗜好”也没有改过来,常常是上语文、政治、史地课都能认真听讲,一到上数学课,教师在上面讲,我在下边看书。一次,数学教师生气地从讲台上下来,把我正聚精会神地看的一本《第二次握手》抽走,我才傻了眼,数学教师恨铁不成钢,并无恶意地说:“你不学数学,永远考不上大学!”说完,把书还给我,气呼呼地继续讲课。当时我想:“我考大学就不指望数学得分”。结果,正如数学教师所言,我高考差16分而名落孙山,数学只得了可怜的6分,如果数学能得16分,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呢?

       后来,在众多师长的引荐下,我有幸到一家单位搞文秘工作,从乡下到了县城,我接触的第一位朋友便是图书馆,一看到那么多书满满地排在书架上,而且可以随便取阅,那种高兴劲简直就没法提了。工作之余,我几乎全泡在图书馆里了。我一口气读了《浮士德》、《安娜·卡列尼娜》、《红与黑》、《简·爱》、《约翰·克里斯朵夫》、《红楼梦》、《水浒》、《西游记》等等中外名著,使自己增长了知识,丰富了头脑,生活充满了乐趣。

       转眼间,我搞文字工作已30多年了,工作的原因使我对图书仍然一往情深,去书店或书摊逛,看到自己喜欢的书,虽书价比以前不知涨了多少倍,但只要喜欢,便会毫不含糊地买来先阅为快,日积月累,我的藏书也有3万多册了,望着一架架图书,自然拥有了一种快乐,而读之时,那份从容与自在,就更是妙不可言了。

       读书的渴望,使我有了丰富充实的生活;渴望读书,将融进我人生的时时刻刻……  (任 卉)


       作者简介:任 卉,大学文化,中共党员,政工师、助理经济师职称,山西省绛县人,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绛县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自幼喜欢写作,在报刊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纪实文学等近百万字,部分作品在省级以上报刊获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下一篇链接:三伏天的味道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