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热线:0351-4885129 | 投稿邮箱:sxxncw@163.com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恋人成亲家

日期:2017-09-26来源:山西新农村网作者:刁会民 责任编辑: 任一鸣 点击: 评论数: 更多

恋人成亲家

       那年许云峰24岁,贺芳草21岁。他们是在一家省城医院里认识的。因贺芳草母亲和许云峰大娘同在一个病房里住着,两个人就这样相识了……

       于是许云峰下班后常常出现在医院里,照顾起他大娘的生活起居。贺芳草呢,一日三餐总是按时来给她母亲送饭,去茶炉房打水。时间长了,就对贺芳草熟悉了,也逐渐喜欢上了贺芳草。只要能看到贺芳草,许云峰就很快乐,甚至贺芳草发型的变化、衣服的打扮,许云峰都一清二楚。那天,当贺芳草早早来到病房,提起暖壶去锅房打水时,许云峰说:“我刚才去茶炉房了,那水还没开呢,排队的人还真不少,你坐一会吧。”“好。”贺芳草爽快的答应着便坐在椅子上拿起许云峰带来的杂志看了起来,看到贺芳草专注看书的神情,许云峰便悄悄拿起贺芳草的暖壶向茶炉房走去……

       当许云峰帮她打回水来时,贺芳草才想起什么,哎哟一声说:“我只顾看你带来的杂志了,忘记去打水了,谢你昂”贺芳草红着脸说。

       “看你说的,谢什么,区区小事不值得一提,今后你的暖壶水就由我来打吧!” 许云峰说。

       “哪能呢?”贺芳草低下头说。

       “怎么不能!打打水,跑跑腿,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许云峰说。

       许云峰说到做到。他每天上下班都要提前来到医院,目的是能够早早的见到心仪的贺芳草。他不仅把贺芳草母亲的暖壶水打满,还把病房里其他人的暖壶打满了。还经常叫护士医生来给住院的病人打针输液、拖地板、帮助病人买饭等事情,三个月的相处深受病人及家属的赞扬,也赢得了贺芳草的好感。

       一天,贺芳草来到病房,穿着一件红衣服,本来身材美丽漂亮的她越发显得楚楚动人、温柔可爱。她把饭盒递给她母亲后,又看着放在地下的暖壶水满满的,这才走过病床小声的和许云峰说:“又得谢谢你。”

       “看你说哪儿了,对了,你今天穿的衣服真漂亮啊。”许云峰说。

       “是吗?”贺芳草的脸色笑的更加灿烂,不好意思低下头说:“我门市部有点事,我先走了昂,有空我就过来了。”

       “好,那我送送你吧!”许云峰说。

       “嗯!”贺芳草答应着。

       俩人一前一后的下了楼,来到了胡同口,贺芳草看着许云峰衣着朴素,一脸憨厚,说道:“你工作不忙吗?这段时间一直能来照顾你大娘,好样的!”

       “我工作不忙,单位效益不好,经常发不了工资,有时又没有活干,我真发愁啊。”许云峰愁眉苦脸的说。

       “谁说不是呢,都一样了,现在我们门市部效益也不好,可能比你稍微强一点,也是不行的。”贺芳草说。

       “我晚上没事时,去你门市部看望过你几次了,门市部有三个人,看你也够忙的了”。

       “可不是,我知道,我只顾忙,也没有好好陪你说话。”她脸红的又对他说:“你这人老实厚道,勤快,能干,病房里的家属和病人都在夸奖你啦。”她笑着说。

       “是吗?不会吧?”许云峰说。

       “真的是这样,你人好勤快能干。你要是有个理想的工作,那该多好……”

       许云峰每一次下班都来到医院病房里,总是等待贺芳草的出现,总想听听她悦耳动听的声音。这是许云峰下班以后最大的愿望。有时贺芳草来不了病房,许云峰心里总是空空的,情绪一下低落了许多,只要能看到贺芳草的身影,自己的消愁就全没了,心里感到很踏实。几天不见贺芳草,许云峰有种魂不守舍的感觉。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许云峰的大娘在医院一晃已三个月了,可是他还没有向贺芳草表白,虽然心里很急,又怕遭到贺芳草的拒绝。

       又过了一段时间,病房里的病人陆陆续续治好病后就都出院了,许云峰大娘的病情得到了缓解。他的工作经过努力有了转机,要到新的岗位上工作了,他决定在下星期一同时走。

       这天贺芳草来到病房,看到暖壶里边的水满满的。她说:“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吧,我是得好好谢你啦”。可是看到许云峰心事重重,闷闷不语,低着头,就问到“你有啥心思?咱们出去走走吧”。这时两人又来到医院的小胡通口,贺芳草说:“你今天怎么不高兴了?说出来,或许我能帮你想办法”。她望着他说。

       “我,我……”许云峰看了看贺芳草低下了头吞吞吐吐,

       “你怎么了你快说啊,真急死人了”。贺芳草快嘴快语道。

       “好,我这就说,我喜欢你,可是一直没敢向你表白。下星期一我将要离开这里,到新的环境去工作了,我大娘她下星期一也就要出院了。再不和你说,怕没有时间了。”许云峰抬起头终于鼓起勇气说出自己埋藏了多久的心里话,

       听到许云峰的表白,贺芳草心里就像吃了蜂蜜似的一样甜,

       她想逗逗他,看许云峰是啥神情,就说,你怎么不早点说啊,我已经有了对象了。

       真的吗?许云峰急切的问?

       那还有假。贺芳草转过身答

       人家是做什么工作的,条件比我好吧?许云峰连连追问?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看到许云峰的表情,贺芳草止不住的笑出了声说我在逗你呢。“其实我也喜欢你啊,

       真的?许云峰半信半疑。

       你这老实人我骗你做什么?随后便说你到哪里工作去?”贺芳草两眼望着他说。

      “我到一个偏僻的小县里政府部门工作。”许云峰说。

       贺芳草说:“祝贺你,这是个大好事。”随即她又低下头说:“你到了县里经常给我写信啊。”贺芳草眼中有了泪水说。

       “嗯!一定的,我知道。”许云峰说。

       “你什么时间走,我送送你。”贺芳草说。

       “不用了,没有啥东西,你工作忙,就不要来送我了,这本杂志和歌曲本就留给你作个纪念吧!”许云峰说。

       星期一清晨许云峰早已来到了医院,给他大娘办好了出院手续,和病人以及家属告别后就出了医院的门。

       “怎么是你?”许云峰远远地望着贺芳草从胡同口走过来,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不用来吗?”

       “你想我能不来送送你吗?我真舍不得让你走,你走了,不知何时才能相见。”贺芳草说。

       许云峰说:“没事的,我会经常给你写信的”。贺芳草说:“我有个要求让你拥抱我,亲吻我一下好吗?”她红着脸问,这时许云峰走过去将她拥在怀里,亲吻她说到:“咱们又不是不见面了”。

       她送他到了车站,许云峰向她挥手致意。当他坐上去县城的班车时,他的心里翻倒了五味瓶,什么味都有,想起和贺芳草在医院里相处的那段日子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许云峰调到一个小县城后不久,他遵守诺言,给贺芳草写了好几封信,诉说离别以后的相思之苦,可是信邮出去以后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或许贺芳草工作忙,还是有别的事情,他是这样想,等了一个多月,还是不见贺芳草的回音,他就去省城找她了,哪时她单位也不存在了,她家也般走了,无法联系,最终还是没有见到贺芳草的面……

       时光过的好快啊,一转眼又一年过去了,男大当婚,这一年许云峰的父母包办了他的婚事,给许云峰介绍了对象,女方和许云峰是同乡,有一个正式工作,没过多久,许云峰匆匆忙忙就和这女方结了婚……,

       20多年来,生活的艰辛和岁月的沧桑,使许云峰的额头爬上了些皱纹,尽管工作繁忙,家事繁重,但在他的脑海里,始终没有把贺芳草的音容笑貌抹掉,贺芳草在省城,许云峰在县里,他多么希望有一天能在茫茫人海中见到贺芳草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

      孩子许钢考上大学了,在这四年大学生生活中,他找到了如意的对象,毕业以后许钢领着女朋友小燕来家里了,当小燕一进家门以后,许云峰一直在观察她,中午吃饭以后,许云峰就问小燕:“孩子,看到你我就想起了一位朋友,你和她长得真像啊”。

       “是吗?大叔不会吧,就这么巧?”小燕笑着问。

       许云峰说:“我过去认识一个朋友,她叫贺芳草,原来在省城一家服务公司门市部工作,现在她大概近50岁了,我们好长时间没见面了,不知道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大叔,贺芳草就是我妈啊,她现在很好”。

       听到小燕回话,许云峰“啊”一声,书本掉落地下,这时他低下头拾起书本,慢慢的坐在了椅子上,对许钢说我有点事你们聊,就进到了小屋里,这时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当年和贺芳草在一起相处的情景一幕幕好像出现在眼前,耳边又响起了她唱的夜蒙蒙望星空歌……

       小燕在许钢家住了一个星期,心里非常的开心和快乐。今天就要回省城啦,许钢全家人送她到了车站,临上车时小燕说大叔大婶,你们回去吧,你们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过一段时间我再来看望你们,并且嘱咐许钢,要多帮助父母亲做一些家务活。

       小燕回到省城后,高兴的向她父母亲说出了去许钢家里的情景,他母亲说:“许钢这孩子不错,是个勤快能干、老实厚道的小伙子,更没有想到许钢是许云峰的孩子。我和许钢他爸有20多年没见面了,他现在还好吗?”

       “很好。许钢爸爸还让我代他向你问好呢,对了,你们两人是怎么认识的?能不能给我说说?”小燕惊奇的问。

       “你这孩子想听吗?”小燕妈说。

       “早就想听了。妈,你快说吧。”小燕说。

       贺芳草不紧不慢的就把她和许云峰在医院里如何认识,后来互相有了爱慕之情,说了一番……

       “那你们后来怎么没有走到一起呢?”小燕问到。

       “哎,别提了,这还得怨你姥爷姥姥,当年许云峰单位效益不好,他从省城调回到一个小县城,我就想和许钢爸确定下恋爱关系,你姥爷知道后死活不同意,说什么,他那里是穷山恶水的山沟沟小县城,咱们是省城,再一个就是你们两人门不当户不对,直接反对我和许钢爸来往,我没有办法,哪时咱家也搬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当时还没有使用开电话和手机,也没能够告诉许钢爸这一切”就了却了你姥爷姥姥的心愿。没多长时间也就嫁给了你爸。

       “哦,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小燕说。

       “孩子,你订婚的日子就去许钢家吧,我陪你去。”

       10月国庆节这一天,天空格外的晴朗,陈小燕和母亲贺芳草来到了许钢的家乡后弯村,当贺芳草和许云峰见面后,两人都心情非常激动。话不知如何说起。只见许云峰说:“你还好吗?”“好好。”贺芳草连忙说。

       小燕去厨房帮助李钢妈做饭了,不一会儿许钢从小屋里把鸡鸭鱼肉盘菜端上来时,不见了小燕妈和许钢爸。

       “我爸呢?”许钢问道。

       许钢妈告诉许钢说:“孩子,你爸和你岳母出去了,过去他们认识,好多年没有见面了,就让你爸带小燕妈出去走走吧,也看看咱们村的新农村建设”。

       这时的许云峰,贺芳草两个人一左一右走在后弯村宽阔的大道上,贺芳草对许云峰说:“当年是我对不起你,这么多年来你不怨恨我吧?”许云峰说,看你说到哪里去啦,我理解,事情已经过去好多年了,就让它永远的过去吧,虽然咱们两个人没有走到了一起,可是咱们俩家的孩子走到一起了呀,你看他们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了,各自都有了工作,不久两人就要完婚了,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好事啊,咱们要好好祝福他们才是。你说的对,贺芳草高兴的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链接:仙阁山庄印象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