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热线:0351-4885129 | 投稿邮箱:sxxncw@163.com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我与硙子、碾子的情缘及青龙、白虎的传说!

日期:2017-11-11来源:山西新农村网作者:曹东平 责任编辑: 任一鸣 点击: 评论数: 更多

我与硙子、碾子的情缘及青龙、白虎的传说!

       过去,碾子和硙子是老家乡宁县双鹤乡村民磨面碾米的主要工具,几乎每村都有。 老辈传下来:“碾子是青龙,硙子是白虎”,几乎奉为神物,圣物,崇拜物。就连人们起名也离不开碾子和硙子。虽然我家的硙子已经因门子哥修房子拆掉了,磨盘也不见踪影,但是,它在我心里的位置一直未挪,至今清晰的刻印在我的脑海里,从未忘却……

       A 、 推硙问牛

       现在我们的生活太幸福了,想买面粉,买一袋子就好了,年轻人,根本不知过去人们磨面的辛苦。石磨,是祖辈留下来进行磨面、碾米,日常生活离不了的最基本作器,而且还是监管生死的“保护神”。我们那里没人称石磨,都叫硙子。我有俩舅舅,小舅生了四个男孩,两个比我大,大表哥叫硙虎,二表哥叫碾虎,比我大一两岁。据说妗子原来生了几个都没成活,为了好管,就让硙子和碾子帮忙管管。据说碾子是青龙,硙子是白虎,一龙一虎做保护,自然没人敢伤害。于是我这俩表哥不仅管住了,而且健康成长,都挺顺当的。邻村还有名字叫硙管、碾管的。说起硙子,我还真与它有着难解难分的情缘。

       我家住在一个大四合院子,也就是原来的财主院,叫上院。院子分上下两层,上层住着六家,在上边腰门出去,走上边。下层院里也住六户人,后来陆陆续续搬走几家,院里就剩下三家人。与我们家紧挨着的还有一座院,因地势低,叫下院,住着九户人。 硙子一般安在院外不远处比较避风的地方,应该是为了防止刮风扬尘吧,或者还有其它讲究。队长和我家隔壁家的硙子就按在一孔乱窑洞里。我家的硙子是几家子合用,离我家院有五六十米的北边仡佬里,供我们上院的三户人家和下院的八户共11户人家使用。后来,有几家新打了土窑洞或新修了石窑洞搬走了,请石匠新盘了硙子。最后就剩下我家和我三爸及我三个门子哥合用一盘硙子。因为人家多,硙子少,谁要计划第二天推硙(磨面),就要提前在硙眼上插一把小笤帚,以示占住了,其他人见了别人插的笤帚,就会推迟推硙时间,或者另借别人家的硙子推硙。一般推(磨)一晌多着一斗(30市斤)粮食,少着二十来斤,这就看大权在握的队长给你派那条牛了。当时牛是队里的共有财产,专门有饲养员养牛。我父亲在本大队四言坪村教学,母亲有慢性胃病,所以就没有养牛,这问牛推硙就成了推硙的头等大事,也是我最头疼的事。

       队长其实就住在我家头顶的瓦房里。按说吆呼一声就能听见。但是,谁敢吆呼?先不说人家是我们的长辈,人家管着队里人的吃喝拉撒睡,权力大着里,“县官不如现管”,谁敢不听话,第二天早上敲锣吆呼社员上工派活时,就是一顿胡卷乱骂,给你派个重活却挣工分少的,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更何况我家孩子多,劳力少,自然是顺民了。 一说向队长问牛,我就头疼,犯怵。但不问就得自己人力推硙,效率低而且又费力。只得硬着头皮向威风八面的队长问牛。问牛一般都是晚上,摸着黑,出大门,下坡上坡,曲里拐弯,说是直线距离只有四五米,但必须画一个大圆,走二百来米路,郑重其事的向队长申请推硙(磨面)用牛适宜。在队长窗外吆呼时,声音既不能太大,以免惊了队长大人,那就坏事了,问牛的大事就会泡汤;也不能太小,小了队长听不见,就会白白浪费掉时间。我一般都是快到队长家门口时,就会放慢脚步,轻手轻脚的挪到队长的窗户外边,长吸几口气,气运丹田壮壮胆,然后咳嗽一声,清理一下声道,尽量保持声音清亮,让队长大人听到那种低声下气、亮堂悦耳的请求,就像过去臣民百姓见了县令,跪拜央求县太爷为民做主的心态一样一样的。然后,就叫到:“叔,俺家里没面了,想明天推硙,请您给俺家派个牛吧!”一般要等一分多钟,有时候要叫两三次,队长才会发出咳嗽的声音,慢慢腾腾的说:“咋又推硙,过几天再说吧!”看来事情不妙,我就会又带着哭丧的腔调,继续说明家里一点面粉也没有了,严重影响到明后天的吃饭问题,才有希望。一般情况下,队长给我家派的牛,都是那条走的最慢的人送雅号为“踢匠”的慢牛,抽一鞭子,踢一下,走两步。它年纪大,工龄长,已经成了“老油条”,谁家推硙也不想用它。但是,有总比没有强,总比自己推硙省劲一些,虽然心有不爽,但也不敢多言,还得挤出笑脸以示感谢(尽管队长根本看不见我脸上的表情)。有时队长“龙心大悦”,大发慈悲,派上某某家的小犍牛或者某某家的牛牟子,那就让人高兴一阵子,一夜睡不好。 一旦牛问好了,还要客客气气的给喂牛的叔叔婶子、大哥大嫂招呼一声,否则,人家说牛还没吃好等其它的,耽误你一两个小时,你也是干着急,没办法。 推硙用的轭(我那里叫shecuo)、抛竿、眼罩(眼盒子)、硙环、笸箩、簸箕一般是自备,硙杆几家子共用。 我们老家箩面多数用的是一个长方体木匣子,底窄口宽,不知为啥称为“汗”。可能是对 的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注释,说明粮食的来自不易,是人们用滴滴汗水凝成,希望人们珍惜粮食吧!“汗”里边放上箩床和箩子。也有用长方形扁笸箩。箩面的箩子底也有疏密之分。推玉米面(我们那里叫稻tao黍面)一般用疏(粗)底箩子,推小麦面或者杂面(就是几种粮食放在一块),用密(细)底箩子。箩子底都是外地师傅过一段时间就会上门换箩子底,我们叫轧箩子。推硙(磨面)一般要来回磨四次,多着五次,就结束,麦麸皮多数是逢集时背到山下襄汾尉村换钱或喂猪、喂鸡,玉米皮没人要,就直接喂猪、喂鸡了。 推一次硙磨的面,一般也就吃个两三天或三四天。如果问不下牛,就得人力推硙,半夜就得起床,赶天明推上几十斤,先将凑上几顿,等有了牛再说。 我家的硙子比别家的要薄一些,可能是用的人多,时间久了,自然就薄了的原因吧。硙子齿磨平了就会请石匠师傅錾一次,我们老家叫饬硙。 七十年代末,村里有了钢磨,从此就告别了推硙问牛的历史,这是对农村人的大解放,更是对我的大赦免。看钢磨,也要懂得机械知识。村里看钢磨的是我一个门子哥。最惊险的是上皮带。上皮带,那可是个高危技术活,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弄不好就会致残,非常危险。先把皮带在磨面机的轮子上挂好,然后,用双手抓住皮带的另一个半圆,看好飞速转动的柴油机外轮,一只手前,一只手后,后手拖着皮带,前手抓好皮带,顺着轮子转动的方向,先挂住一点然后顺势飞速一推就挂上了,必须手脚敏捷麻利,稍有不慎,手就会被如刀一样锋利的皮带割掉,真是惊心动魄,惊险刺激。

       B、“吃八方”是如何来到?

       石磨,是中国使用时间最长的石器之一。据考古发掘证明,在新石器时代,早期的石磨已经产生了。中国最早的石磨实物是1968年在河北满城汉墓出土的距今约2100年的石磨。历史上曾出现过杵臼、碓、砻以及分上下两扇的石磨等多种形制,两扇的石磨又有人力磨、畜力磨和水磨等。我们双鹤那里没有常年流水的河流,因而就没有水磨。民间传说和文献记载都认为石磨是鲁班发明的。鲁班发明的石磨好像是上下两扇带磨齿的石磨,因为随着我国战国时期铁器的普及,在石头上雕凿磨齿已成为可能。 老家双鹤的整体石磨分为磨床、磨台、磨盘(磨盘分为上下两扇)。磨床是用石头砌起来的圆台子,磨盘常用最好的砂石做成,颜色偏白,含石英成分多,硬度高,耐磨损,不捂磨。磨盘的直径一般在60厘米左右,厚约22厘米。磨盘分上下两扇,下扇底部有隼,与磨台上的卯相连接,上面雕有带磨齿的磨膛,也称磨路,做磨路是非常讲究的,常将磨盘的面分成均匀的九个扇面,在扇面上錾上间距相等的九条磨齿,磨齿呈一面坡状,下盘磨齿沿顺时针方向变浅。这样,就保证了粮食被粉碎后沿磨盘一圈均匀地流出。我们那里的硙盘的齿扇面的个数还不同。一般百姓的硙子是九个扇面,吹唢呐的硙子是八个扇面,和尚道士用的硙子常做上十个扇面。可能这就是“吃八方”的来由吧。硙子下扇的中央凿有眼,安上铁箍,嵌上铁棍,用以连接上扇。上扇的底部除了錾有磨齿外,又常雕有两个或一个磨喉,磨喉连接相对应的磨眼,磨眼直径9厘米左右。上扇的中间凿有眼,与下 盘的铁棍连接,这样上扇就绕着下扇的铁棍转动了,粮食从磨眼中进入磨喉,再进入上下两扇的磨齿中被粉碎。在上扇相对弧面的偏上部凿有两个小眼,用以安磨锥子,在磨锥子上挂磨套子(环子),也有的直接在磨盘上凿两个透眼,用于穿硙套子(环子)。将磨棍穿过硙套子(环子),一头支在上扇上,人去拉或者推磨棍的另一头,绕磨道沿逆时针方向一圈圈地转,这样,延续了多少代人的推磨子劳动就这样延续了几千年。

       人工推磨子是一项非常辛苦的过程。双鹤的石磨子一般一个人推不动,至少要两个人,只要磨道里走得开,可以三个人或者更多的人去推或拉。这种劳动是单调的,人们常在下半夜就得起床去推,看着月亮转圈圈,天亮前要推完。顺着磨道不停地转圈,不知要转多少圈,才能将一家人两三天的口粮磨完。推磨时,会感到磨子会越推越重,一是因为力气在不断消耗,再就是随着粮食被一遍遍地磨细,摩擦力增大,磨盘转起来就更费劲了。尤其是像我们一样的小孩子,常在磨道里转着圈就打起瞌睡来。石磨磨下的面粉好吃、有营养。因为石磨是在低速、低温的条件下加工粮食,淀粉没有被熟化,蛋白质(即面筋)的面性没改变,维生素、微量元素等也没有被破坏,营养成分得到了最大化地保留。据研究表明:小麦经铁制的现代化电磨加工后,面粉中约有35种营养成分遭破坏,其中包括铁、维生素B、维生素E、卵磷脂等。当今很多疾病,如心脑血管病、心脏病、高血压、高血脂、皮肤病等都和粮食加工过程中的养分丧失有关。因此,硙子(石磨)对于人们的营养摄取曾作出了重要的贡献。老家人对石磨有着很深的感情,按照当地的习俗,磨子一般安置于院门外的右侧,为白虎位。磨台及磨盘上除了粮食外,不能放有其它任何杂物。人是不能站在磨台或磨盘上的。每当用完一次磨子,人们就会将磨子的里里外外清扫干净。再一次磨面时,必须首先要把磨膛里铺上一层粮食,不能“研空磨”。这就要求壮年男子把沉重石磨的一边抬起来,由磨面的女子赶紧铺上一层粮食或麸皮,叫做“垫底”。这样就会很好的保护硙子不会空磨影响硙子的寿命。过年时,辛劳了一年的人们要在磨眼中放入一把麸子,在上扇磨盘上贴上“五谷丰登”或白虎大吉等吉祥如意的红条条,祈求来年有丰衣足食的好日子。还要放上一碗煮熟的饺子,点上香,来感谢硙子博大胸怀和无私的的恩赐。悠长的岁月里,随着磨齿的不断磨损,对粮食的粉碎效果会变差,推硙的时间就会加长,效率低下。这样,重新剔凿磨齿,就成为重要的事情。维修磨子的人常被称作錾磨子的或者是锻磨子的,錾磨子的手艺要非常高超,否则,人们是不敢请他们来的,因为如果加工不好,在磨粮食中就会浪费人力。錾(饬)磨(硙)一般就一个人,他们是技艺高超的石匠,要有力气。先将上盘撬起并与下盘的铁轴脱离,再挪到一侧,将露出一多半的下盘面用剁斧剁一遍,见见新茬;然后剔凿磨齿,最后再剁一遍。再用同样的方法凿刻另一侧的磨齿。开出的磨齿要宽度均匀,深浅有变化,这样才能保证粮食沿磨齿顺利流出。一般錾(饬)完一台磨(硙)子需要一天的时间。我小爸(叔叔)就会打硙子,錾(饬)硙子,还会铁匠、泥瓦匠等,最拿手的是吹八音会的小丫子。还有一种硙子,一人就可以推动,那是磨豆腐的,一般是一个磨眼,磨台是一块凿有圆形槽槽石板,留有一个缺口,方便豆浆顺口流到下边的容器里。全村也就一两盘,只是过年时用一下。我记得只有上村的高家有一盘。到了腊月,家家都要磨豆腐,平常没人理睬的豆腐硙子,一下子成了香饽饽,一家一家往后排,连休息的空都没有。但是,这硙子很憨厚,不叫苦不叫累,为每家每户送去筋嘟嘟的豆浆汁,祝福大家春节快乐!

       C、老家的碾子

       碾子就是由碾台、碾盘、碾滚和碾架等所组成。用砖石砌成的墙垛,撑架起巨大的石头碾盘,碾盘中间立一根竖钢轴,和碾架相连接,碾架上再装碾轧用的石滚。碾盘和碾滚上都有石匠雕凿许多有规则的纹路,碾滚是圆柱体。通过碾滚在碾盘上的来回滚动,就把粮食碾碎了。我记忆中的碾滚子,已经磨的没有了纹路,溜光滚圆,闪闪发光,就像一位秃顶的老爷爷,不知已经有多少代人享受过它的恩赐。

       碾子和硙子不同,全村只有两盘。上村的碾子在上村中间的大路边。下村的碾子也在村中间的大路边。硙子是私人或者几家子合伙的,而碾子却归村里统一管理维护,村里人共用。硙子有在窑洞里按的,而碾子都是露天的。

       碾子虽然人们用的少,仅是碾米、脱麦壳或者碾烟叶茎杆时用用。但是,“物以稀为贵”。正因为它少,用的家数多,还常常闲不下。为了防止把小米碾碎,必须加十分小心,一边留心碾子滚动,一边不停地用笤帚把粮食扫成一个屹梁。如此反复多次,即可去皮,又不会过多的伤到小米和麦子。

       D、人们为啥碾子称“青龙”,硙子称“白虎”呢?

       一般碾子座落在明处,属“阳”,称作青龙。青龙,原为古老神话中的东方之神,为二十八宿的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其形象龙,位于东方,属木,色青,总称青龙。硙子一般安放在离家不远的仡佬佬或者“硙窑里,”属“阴”,故称白虎。白虎,原为古老神话中的西方之神,为二十八宿的奎、娄、胃、昂、毕、觜、参七宿,其形象虎,位于西方,属金,色白,总称白虎。于是,在过春节时贴的红帖上,碾子上就写“青龙大吉”,硙子上则写“白虎大吉”。还有,农村过去娶媳妇都是半夜才回婆家,而且还要把路过的硙子和碾子用红被子遮盖住,以防新娘看见,可能就是怕惊了诸位神仙吧!

       E、现在,村里的硙子、碾子像两个老态龙钟的老人,或躺或卧,或伤或残,或被有心人搬到公园或旅游景点成了人们的观赏物品,但是,它们在我心里的分量还是那么重,那么令人难忘。它们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更是传承中华古文明福生活的纽带和桥梁。我们站在历史巨人的肩膀上,享受了我们的祖先辛苦奋斗却没有享受的幸福生活,所以,我们绝不能忘记他们一代接一代的传承和拼搏精神,我们应将他们艰苦奋斗、勇于创造,勇于创新,不屈不挠的的宝贵精神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开拓新生活,展望新未来!(曹东平)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链接:新义帮我修床板
下一篇链接: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