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热线:0351-4885129 | 投稿邮箱:sxxncw@163.com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如梦蔡节

日期:2017-11-24来源:山西新农村网作者:焦新民 责任编辑: 任一鸣 点击: 评论数: 更多

如梦蔡节

       无论是来过蔡节的人,还是不曾来过的人,都会觉得蔡节就是一个梦,一个属于沁河带走的梦。它诗意古老,朴素宁静,曾经被世人遗忘。

       择水而居,是人类生存的的自然法则。而奔流不息之河流是一条有生命的历史。它从远古就以母爱和血脉滋养、丰满着河流两岸人们,在河岸上扎下根基筑起村庄,开垦出农田,河流孕育了两岸的梦。然而,择居在沁河岸边的蔡节如今又被世人追寻。

       我曾数次游走蔡节这个小山庄,总认为走进蔡节的人是一些放不下有情过往的人。因为在这里的每一片风景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打动你的心扉、柔肠。特别是在那秋阳渐退,万山红遍的季节里,在蔡节宁静的红动中,可以做一个悠长的梦,梦醒时,也会有一些抓不住的时光。

       秋阳把八百里太行染满红霜,一条玉带在万山红韵中舞动。沁河第一湾旁的蔡节,似乎一直萦绕着如纱薄雾,仿佛只有这样才能与红叶映衬出如幻如梦的风韵。沁河低吟、流水浅唱。千百年来她经历了无数人事变迁,只是再多的轮回,都不能将河山的记忆改变。当轻纱薄雾被晨曦一丝一丝剥去,愚公广场裸露出轻纱薄雾里的华表,浮雕,蔡节醒了,晨曦中听不到城市车水马龙的喧嚣,只有“八村并一村”的住宅楼和星星点点的古村、古寨镶嵌在漫山红叶之中,年复一年讲述着如梦的故事。

       在蔡节,此处是最撩拔视野的地方,如梦的沁河将巍巍太行削成九曲十八弯,流水不朽的河水在此处画出一个圆润的梦,仿佛可以变幻成前世、今生。俯视大自然鬼斧神工之作,你可以在这里随心所欲地做梦,不必担心会被任何现实的物象惊醒。只静心感受那岁月流逝,银波起伏。感受河水吹拂凉意在心底淡淡的清凉,而太行山的秋日层林叠翠,如梦如幻,宛如李可染先生笔下《万山红遍》的画卷,徐徐舒展。

       玉带萦绕的峡谷里,激流勇进的河水带来了沁河第一漂的漂流勇士,电灌站的机房低声吟唱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如火如荼之梦;兴农欣农场里的青苗叠翠欲滴,李增坪采摘园果枝摇曳欲坠,岁月的老墙承载着斑驳的记忆,时光将它们一片片剥落。就是在这些落下的记忆收集着古往今来云水的漂泊与梦境。

       一虹横跨河水之上的铁路桥穿过九女峰后又躺在第一湾的尽头,如梦幻之箭穿连着九女心扉。河床里坐卧着那一年我们为之称呼的“断桥”联动着沁河两岸人们梦中的情结。那“断桥”总会让人想起诗人卡之林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红叶炫染下的平顶山岭,那个叫大矿坪的地方有着传奇的梦。它确实名不虚传,《宋会要辑稿.食货》:“泽州大广冶,旧置。”《宋史。陈尧佐传》“徒河东路,以地寒民贫,仰石炭以生,奏除其税。又减泽州大广冶铁课数十万。”千年如梦的大矿冶演绎着泽州冶炼史长长之梦。红叶下,千疮百孔的梦痕,铸就了冶铁为犁的佳话。“或如一夜春风来,平顶山岭掘金忙。”的炫丽之梦也圆了蔡节人小康之梦。如今,梦痕已在,层林尽染,漫山红透。

       攀登在万亩阳光桑林公园的幽径中,梦寻着黄龙山顶那古老的黄龙寨。斑驳千年的石块浆砌出远古传说:很很久久以前黄龙山一带十年九旱,民不聊生,一天傍晚,一村民因饥饿劳累昏睡于黄龙山脚,梦见一披头光脚的祖师爷把自己背上山顶。用野果子救活了性命,得知此地百姓连年遭受旱灾,祖师爷亲赴黄龙庙,向黄龙仙祈雨。一梦醒来,天际中果然飘下了如梦的细雨,滋润着久旱的土地,方圆百里的百姓因此获得新生。千年梦幻演绎出二月二龙抬头十里八乡登寨祈雨的传唱。梦幻里黄龙绝壁上的老龙洞曾传出八路军舍身救护百姓真实梦。

       走过红叶渲染的羊肠小道,穿过“繁华落尽,其梦有痕”的凤凰古寨之门,站在三面绝壁,易守难攻的凤凰古寨,梦中的唐太宗李世民率部征战在太行山上,据守山关,鏖战中原,圆了盛世大唐之梦。还有北宋靖康年间,金兵踏蹄北方,中原战火纷乱,人民奋起反抗,年轻的萧照也许跟随太行忠义社就驻扎凤凰古寨抗击金兵,在此喜遇落荒南下的一代宗师李唐,辞别义军,南度临安,终园画院待诏,补迪功郎,赐金带终成伟业,成为中国画坛上一代宗师。身留西子湖,北望梦中的凤凰山、回音壁、沁河湾、太行绝壁。他那幅《秋山红树图》画中山峦重叠,颇有雄伟之势;红叶如炽,已有飘零之意;溪水潺潺间,倚岸之轻舟上,一个船夫正撑舟出航;而刚离舟登岸之人,则肩挑重物,躬身行走在入山的幽径上。似在不经意间绘红叶与秋山相映、扁舟往还河流的思乡之梦,不经意间融洽着沁河湾已去的遗梦,代表作《山腰观楼图》完全烙印着太行山深壑绝壁,峰峦叠翠“大斧劈”的梦痕。

       午后的秋阳还有点炫目,红红的栌叶在树枝上轻盈地跳着舞蹈,精神焕发的山山峦峦也就披上梦幻曼舞的红妆。花园里秋菊正艳,玫瑰香浓,包谷金黄,柿子透熟......

       古老的四合院里,九仙女亲手酿造的玫瑰佳酿飘着阵阵浓香,正执著地等待心仪人儿的到来。张果老来了、铁拐李来了、金凤凰来了、竹林七贤也来了......梦境最悠远就数那脍炙人口的传唱:花园地势开阔,土肥水足,宜花宜果,花园人用勤劳和艰辛养育着人间奇花异果,花香奇异,蔬果清香,直熏九霄,熏得九仙女飞天而临,只闻得花香四溢,蜂蝶起舞,凤凰蹁跹,禽鸟鸣唱,人间仙境。留恋忘返,化作九峰,矗立在沁河东岸,久久地遥望着那梦幻的花园。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秋阳下,九女峰舞动着婀娜多姿的身躯,挥动落红如梦的轻纱蹁跹起舞,呵护着人间仙境的花园,似幻、似梦......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日入开我卷,日出把我锄。”花园的耕鞭在作响,舍间的石磨在吟唱,村头的牛羊在欢歌,苗节的草人在护秋,校园的书声在荡漾,沁河的流水在高吭。“耕读”已成为引领乡间小康之家的梦想,文化内涵和价值观在此沉淀,升华。

       秋阳西沉,残红与漫山红叶相映衬,红的斑斓,红的炫耀。华灯初上,愚公广场歌舞升平,农家乐里佳肴成桌,佳朋满座。转型发展在最美旅游村、美丽宜居村初露端详,中国梦渐渐在蔡节人的眼中徐徐展开......

       光与影相伴,声与色重叠。什么叫繁华,一座山脉、一条河流、一个村庄、一朵花朵、一叶红叶没有本质的区别,当它们隆升并延伸出无数山脉,无数河流,无数村庄,满园鲜花,满山红叶时,我们说繁华锦绣。

       蔡节美得就像一个梦,却又真不是梦。或许在明年的这一天,我还会在红叶漫山时再来.....(焦新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链接:父亲,是一座山!
下一篇链接:丹青蟒河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