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热线:0351-4885129 | 投稿邮箱:sxxncw@163.com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丹青蟒河

日期:2017-11-24来源:山西新农村网作者:焦新民 责任编辑: 任一鸣 点击: 评论数: 更多

丹青蟒河

       深秋濛濛细雨已略带凉意,轻纱曼舞的烟雨铺盖着丹青蟒河,偶有落叶稀疏飘零,也是那炫红的栌叶,漫步在路上的人,却丝毫感觉不到萧索的重量。

       青石铺就的山经,尽管承载许多游人的脚印,可依然在烟雨中苔痕斑斑,这里的石板仿佛永远都带着湿润的印记,那些摔不去的过往,在老去的年华里一如既往的清凉。

       沿着石径穿行,古槐树下那悠然的古琴映入心扉,岁月的老墙承载着斑驳的记忆,时光将它们一片片剥落。

       一曲《云水禅心》中,初春蟒河在一冬的蕴藏下焕发得醒世炫目,色彩斑斓。冬日的山茱萸刚刚卸去它的红妆,丛林深壑里“岁华尽摇落,芳意竟何成”的春兰不经意间散落在蟒河的山涧,闻风露香,叶立正气。青山绿水间“相逢马上纷桃雨,喜见树前闹杏花”把碧水宛转的河水染成一湾粉黛。山岭村口旁“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又把粉黛妆点成红妆的画轴徐徐展开。田埂山脚上“烟月不知人世事,茱萸花开笑春风。”的茱萸花竟相盛开,花朵娇艳,霞光金碧,疑似那天际中的金光,闪耀夺目,晨露里晶莹剔透,悠然温馨。

       最是人间四月,在那商汤祷雨的桑林,泥河发源地的出水,古人钓鱼站立的钓鱼台,村子坐落在天井上头的天井,在那一层白干灰下打出泉水的辉泉,河水流到村口就渗入地下的押水,山花一年四季盛开的花园坪,以及那数不清山山水水之间的村寨长满金灿灿的油菜花时,南太行绚丽之春闹到高潮,它们在春天的枝头毫无遮掩地绽放,不去担心是否韶华短暂,只将生命交付给乡间素朴的春色,每一个外来者需要绕过这片芳菲的花海,才能抵达梦中的村庄。

伫立在村口的古槐,可以忘记自己的年轮,却不会忘记每一个游人与蟒河的相逢,不会忘记每一段瓶梅清风的往事。

       青石铺就的驿道,多少人擦肩而过,谁也记不住谁的容颜。青石板滋长着苔蘚,仿佛钟意地珍存一些不该丢失的片段,有些刻字的石头,守着村庄一寸无涯的时光,静静地讲述蟒河烟雨的前世、今生。

       走一程山水,吟一树花开,春日的画卷刚刚合上,夏日的绝句就在这里吟唱,

       一湾蟒源秀水在三条巨蟒侧卧的沟壑中飞瀑直泻,玉珠飞溅,溪弹七弦。天龙瀑布,悬坠百尺。三龙潭上黄、白、黑龙粉墨起舞,鬼斧神工的连三汪清粼透亮。小黄果树瀑布银瀑飞泻。水帘洞里帘遮美猴。碧波蟒湖、风光渏旋,奇峰倒影,大鲵潜底,金雕掠水。仙山圣水,润肺生津。一湾数十里汇聚于擎天柱下,欢歌笑语地直奔黄河,去圆海纳百川之洋的梦想。

       一抹青艧从佛前那座莲的五峰碧翠,佛光缭绕。云雾伴仙的莲花峰开始,抹过了刚劲威武,气概冲天的石人峰。抹过了如斧之型,金光四射,威震蟒龍的石斧峰;抹过了昂头展翅,正欲蹁跹,翠羽开屏的孔雀峰;抹青了耸翠碧绿,壮如巨塔,有如织女金梭扎入平地,获泽古八景中的望蟒孤峰;抹青了汉朝刘秀一刀劈开只容一人过去,双峰突兀、铁如卫士的铡刀缝;抹青了王莽赶刘秀一箭射透,明月悬空,晋豫必通的窟窿山;抹青了珍木挺拔,绝壁悬崖,美猴仙境的猕猴山;抹绿了高耸入云,万仞峭壁,胜景之魁的砥柱山;更抹绿了曲径通幽,起伏连绵,峰峦叠嶂,烟雨濛濛的天马山。

       在悄然流逝的季节里,在夏秋之交,不知是谁打翻里砚台的古墨,泼染了整个获泽大地,令锦绣山河浸润在潮湿的水墨中,一幅青山绿水悄然写意在千年古宣之上。

       山间的景致总是离不开烟云万状,在烟云中看峰峦叠嶂,感天地玄冥,会感到,风景如同人生,有着各自的因果。有多少山峦层林,就会有多少溪流飞瀑,那峰林深处隐藏着村庄庙宇,被云烟浸染,更似蓬莱仙境,不落尘埃。

       天马山在古宣上渲染的最靓丽,诸多山峰在秋意里重彩点染。于是,在深秋那个古韵曲牌中幽幽咽咽,千古游人在天马山有着一场又一场的风云聚会。从登高台踏石,一路将风景寻觅,有被风景追赶。抵达天马山正顶,远望群山起落,蟒源萦绕。当渺小的自我伫立在浩瀚无垠的天地间,你不知道是生命造就了萬物的神奇,还是萬物酝酿了生命的神奇,只觉得“地到天边天作界,山登绝顶我为峰。”

       望远亭里品一盏茱萸热茶,远望千峰万壑被脱去金黄色的衣装换黄栌叶染成的红妆。山涧峰腰忽然谁把胭脂染得山茱萸晶莹剔透,宛如胭脂泪洋洋洒洒,点点冉冉。黄栌树和山萸树呢喃低语,“乌柏平生老染工,错将铁皂作猩红。”于是乎太行、太岳、中条山间一一蟒河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曾几度赏过香山红叶,也观过岳麓山下爱晚亭的红枫,但都不及眼前这千峰竞秀,万山红遍之佳境。钟爱李可染先生那幅脍炙人口的《万山红遍图》,但不如眼前这幅轻纱曼舞,红绸飞练,如梦如幻,变幻莫测的人间仙境,只因为先生那幅是静态之美,而眼前这轴是动态之境。赏读过楊朔先生妙笔生花那篇家喻户晓的《香山红叶》,但也比不上眼前这万峰争轲,红妆妖娆被法国前总理理多米尼克.德维尔潘赞誉的《蟒河》山水奇秀。

       遐思中,不知哪一位美女胸佩殷殷红叶,舞着手中的轻纱,在吟唱那优雅的元曲,仿佛穿越千年,重温红叶题诗的美梦。

       光年如水,有一天我们终会放下世俗的背囊,远离城市的喧嚣,回到这石屋、石径的小村。那时候,一盏茱萸茶从清晨喝到黄昏和归来的燕子一同回忆那段云水过往。

       憶親廊中喝一杯濃香的茱萸酒,雨中寒意随着琥珀色酒液化作久远的故事:传说早在战国时期,诸侯纷争,战乱频繁,蟒河一带属于七雄中赵国的领地,山区的百姓大多靠上山采药为生,同时若采到名贵的药材,必须向赵王进贡。有一次,一个采药村民给赵王进贡,献上一种药,赵王问:“此药何名,有何作用。”村民答曰:“名叫山萸,是一种补药。”赵王听其所答含糊不清,赵王不悦:“小小山民敢将此平庸草药当贡品,岂不小看本王,念你无知,赶快带此草药回家。”这时有位姓朱的御医急忙走来,对赵王说:“山萸是一种良药,这位村民听说大王有腰痛疾才特意采了送来。”赵王却说:“寡人不需用什么山萸。”村民听后,只好没精打采地走出宫门。朱御医听见村民怏怏而去,急忙走了出来。对村民说:“请你把山萸卖给我。”村民听后将采来的山萸全部给朱御医。一日赵王旧病复发,疼痛难忍,坐卧不宁。朱御医见状,忙用山萸煎煮,熬好药饧,给赵王服下,赵王服用后腰痛渐轻,连服数日,康复如初。赵王问朱御医:“寡人所服何药?如此神效。”朱御医回答:“此药乃蟒河村民进贡的山萸。”赵王听后大喜,下令大批种植山萸。为了表彰朱御医的功绩,将山萸册封为“山茱萸”。

       端是秀株九月香,

       此山红遍透珠光。

       登高方解诗人忆,

       满地茱萸是故乡。

       谁说流光容易把人抛,趁时光打盹的片刻,你可以将它抛掷。踏上梦想之梯,漂游在精神的圣境,有些离别无须回眸,就像一些往事不必追忆,蟒河就是如此。它给你有情的过往,有给你平淡的将来,而此刻的生命彻底属于你自己。倘若还会遗忘,就借翡翠横斜的山萸树以及隐去的石屋、石碾、石磨、石板的场景,以山为纸,以红叶茱萸为丹,以水为青,写尽千秋瑰丽,万古风华。

       思乡亭前尝一块山萸糕。丝丝香甜勾起思乡的情怀。谁说“红豆生南国”只属于江南,在北国的蟒河也同样有着“超以象外,得其園中。”的相思之情。

       云水禅心,千年流转。有人来过,又走了,只是天涯过客,有人走了,又来了,好风如水,这里不宜对酒长歌,明月无尘,这里只许静坐思乡,沿着来时的路离去,去寻找前方明亮的风景。思的过程却蕴藏了一份醒世得清凉,会让你觉得人生若禅,越参越独,世味如茶越品越淡泊。

       药王庙里谒拜那转辗于蟒河山水之中“大医精诚。”的孙思邈,将不见经传的山茱萸注入他那《千金要方》的不朽巨著,思乡后人,尊为药王,奉祀不辍。

       人的一生总是在追寻至美的风景,岂不知至美的风景往往与你不期而遇。你给了蟒河一段光阴,蟒河给了你一大段岁月。都说高处不胜寒,可只有登临高处,才能看清水复山重,明了风云万象。如将昆仑之极顶,黄山之秀逸,庐山之嵯峨,华山之险峻,泰山之魁伟溶于一炉,那么蟒河的山山水水可为天设地造般融于一隅。

       仿佛染过了蟒河的白云清风。哪怕人生千回百转,也再不能抹去这段缘分,那么,在茶凉之前离去,携一剪余温犹存的记忆装进行囊,或买一方古砚回去,在某个怀旧的日子,写下蟒河这段丹青旧事,栌叶流丹,尽林如染,满山云锦,如烁彩霞,流水如碧的浓彩山水,写意村庄。有一个片影,是自己。(焦新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链接:如梦蔡节
下一篇链接:我和电影不了情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