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热线:0351-4885129 | 投稿邮箱:sxxncw@163.com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我是山里娃

日期:2017-11-28来源:山西新农村网作者:曹东平 责任编辑: 任一鸣 点击: 评论数: 更多

我是山里娃

       我是一个山里娃。我的家乡在乡宁县的一个叫西卜头的偏僻小山村。这里山高沟深,道路崎岖,但也风景隽秀,吸引了无数游客慕名而来,探险猎景,拍照留影。县作协主席王晓鹏大哥开发的《梅花山庄》,就是我小时候跟着大人下山赶集经常路过的地方。 我是父母的儿子,更是大山的子孙。父母孕育了我的生命,大山陪伴我成长。 我的祖先是农民,他们世世代代山里生,山里长,终生以大山为伍,最后也长眠在这个地方,变成大山的肉体,成为大山的一部分。 大山的伟大、厚重、慈祥和包容,培养了我的性格,父辈的聪明、智慧、憨厚和善良,熏陶着我如何做人。邻居大哥大嫂是我的榜样,同龄的同学、玩伴陪我度过快乐幸福的少年时光。打缸(就是放几块转头,离上几米远,投执练准头)、顶牛(单腿弯曲互相压抗)、吆蛋、拧游(晃杆,杆子中间有一个支点,一边骑一个人,人在上下晃动中转圈)、摔跤、上树、打仗、荡秋千等,成为我们小时候进行体育锻炼的课程和游戏,放牛、放羊、砍柴、刮草、拾麦……是我们放学后帮助父母维持生活的课外作业。最令我难忘的是下山赶集,那惊险刺激,不亚于打一次大仗。

       每逢集日,我背上二三十斤,父亲背上五六十斤的粮食,前后分匀,就像背搭子一样,到三十里以外的襄汾尉村,或者四十里以外的古城公社(镇)赶集。羊肠小道就是路,乱石河滩就是途,玉米面、黍子面窝窝是干粮,沟里的、路边的雨水就是我们免费的“矿泉水”。特别是下山赶集有四怕,至今记忆犹新,如同昨天,令我终生难忘。

       一怕被山水冲走 。去襄汾古城镇赶集需要翻山越岭,步行四十里,来回八十里。早上五点钟左右,天还没亮,就要开始走,晚上八九点钟才能摸黑返家。而尉村比古城镇近十里,集小人少,时间短,不需搭起起(起的太早)。一般在早上七八点才社裹(收拾)走,下午擦黑就可返家。到尉村赶集,需要南行一里过马圪咀村,下45度左右的庙咀坡,到河底,就进入两边是悬崖峭壁的三官峪河道。从这里走二十来里,途中需要经过“疙棱下”、“蒙牛蛋”、“石门子”、“豆腐崖”等许多危险的地方到达三官庙,才算基本上出了大山口。再步行十里才能到达尉村。途中河道崎岖,忽高忽低,许多地方仅能容一人通过。河道比较长,有时,头顶艳阳高照,滴雨未下,而沟后边的山水(洪水)就会突然紧追而来,两边是悬崖峭壁,又没有上山的路,稍不留心就会被山水冲走。据说柳沟村就冲走过一个人。所以,大人们一般在赶集的头几天,都会注意观察天气状况,来确定是否下山。

       二怕贼人劫道。 因为山高沟深,我们一般赶集不会一两个人单独行走,因为时常有单人被劫走钱财的事情发生,不得不结伴同行,小心为上。

       三怕粮食粜不了 。我们这些“山猫”(平川人对山里人的称呼),在粜粮食时,还经常受到“地老鼠”(山里人对平川人的称呼的反击)的算计、欺辱和刁难。有时候 ,热水汗脸背下山的粮食,到了下午还是无人问津,没人着实要,总不能再从三四十里外的平川又背回到山上吧!况且,我们还要用粜粮食的钱交学费呢!我们小孩心里急,大人们比我们更着急,家里的油盐酱醋等零碎花销,撤布做衣做鞋、针头八脑等等一切都指望着它呢!有一次,我和父亲就遇到这种情况。山里人把背下来的各种粮食放在街道旁,排成一溜,打开毛縺口,接受川里商贩的检阅,我们或蹲或站,齐刷刷的向前来问价的商贩们行注目礼,川里人像市场监督员一样,这家看看,那家瞅瞅,就是不出手购买。眼看要罢集,看着我们侍跟的老乡一个个被商贩领走,我们的粮食还是有人问,没人着实买,我和父亲都急的团团转,背着粮食一会儿挪一个地方,一会儿挪一个地方,生怕人家看不到,眼睛像探照灯一样跟着川里人的脑袋转,又像扫描仪一般探测对方购买的概率有多大,是否需要与其多费口舌。一见有人往跟前走,我们立马站起来,点头哈腰、陪着笑脸,向人家夸赞自己粮食颗好,籽粒满……就像当年的狗汉奸见了日本人似的奴颜婢膝,可怜至极,至今想起来,都对自己的行为倒胃口。就连生性耿直、脾气火爆的父亲也没了平时那火爆子脾气。古人云:“货到地头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一点不假。既使如此,也不一定能够把粮食粜出去。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们只得跟着几个村里人,背着粮食送到收粮食的店铺里,每斤价钱要比平时少好几分钱。如果背上四五十斤,就少卖一到两块钱呢!这可不是小数目,一个本子五分钱,能买好多东西呐。哎!有啥办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得伸着脖子任人宰割。山里人也有硬碴子。我村里的一个叔叔,就因为对方收了粮食少给了两毛钱,把那个川里人暴打一顿,乘机逃走。以后好长时间不敢到尉村赶集,要赶也是赶古城集。川里人是“坐地虎”,人多势众,只要认准你,就会纠集许多人威逼利诱,甚至干仗大架,山里人老实厚道,不愿惹事,何况在人家的地盘上,真正打起来吃亏的还是我们山里人。虽说这位叔叔人高马大,但是毕竟“好汉难敌三轱辘”。

       四是怕绺娃子(小偷)。 山里人粜了粮食才有钱置办(买)油盐火耗和其它生活用品。有时,辛辛苦苦等了多半天,把粮食粜了,在置办生活用品的街道上,就会被绺娃子盯上,趁机把你的钱财洗劫一空,让你“实来空回”,有气无处撒。    

       赶集就是一场硬仗,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小心谨慎,敏捷过人,稍不留神,就会装上一肚子气哭着鼻子回家。山里人脾肠子厚实,不怕吃苦受累,就怕受气。不过,山里人就是山里人,世代吃大山的母乳长大,可能也遗传了大山的气质,以大山般的厚重隐忍包容了这些。

       改革开放以后的八十年代,山里人已经有了店铺和市场,再也不用到几十里远的平川赶集了,反而平川人反过来要到我们山里推销他们的产品。山里人并不记仇,用他们宽阔厚重的胸怀笑脸相迎。这就是山里人值得自豪和敬重的地方。

       我是个山里娃,小时候,走出大山是我的梦想,大山外神秘的世界,对我充满吸引和向往。因为求学,我15岁随父亲第一次迈入乡宁县城。虽然当时还不算太繁华,但对我来说,已经是人间天堂。随后考大学,没能如愿,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没有继续复习,参加了工作,继续留在了乡宁这座大山,没有真正实现走出大山的愿望。但是,可能是我与大山有缘,大山也舍不得我这个儿子离他太远,以免牵肠挂肚,揪心胆寒,硬是拉住我不松手,把我留在了大山之间。当时我有些想不开,哭过、怒过、悲观过、泄气过。现在看来,也是一种幸运,至少我的亲人、同学、朋友能够时常相见,避免了像在外游子那样,对亲人、同学、朋友的朝思夜想、思乡心切、昼夜难眠的折磨和思念。

       大山,我爱你,我是你忠实的儿子,我的肉体有你的滋润,思想有你的熏陶和教诲,我的心已被你勾走,我们终将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最后融为一体,永不分离,这可能就是上天安排的缘分吧!(曹东平)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