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热线:0351-4885129 | 投稿邮箱:sxxncw@163.com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亲爱的“蒲公英”

日期:2018-04-21来源:山西新农村网作者:王志英 责任编辑: 山西新农村网 点击: 评论数: 更多

亲爱的“蒲公英”

       我之所以给“蒲公英”冠以“亲爱的”三个字,不是有意装模作样,而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唯一的理由就是因为它既是舌尖上的美味,又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草药”。

       蒲公英,村里人也叫婆婆丁,一种到处可见的小草儿,叶子像锯齿,匍匐于地,正中向上长出一根或几根空径,径上戴着一顶小黄花儿。随着小黄花的一天天老去,蒲公英的头状花序也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最后,变成了一个个白色绒球,绒球上长满一粒粒日渐成熟的种子。只待大风一吹,蒲公英便会让它的儿子们乘着降落伞儿开始四处飘荡。飘到丰收的果园里,飘到人山人海的公园里,飘到湿味味的水渠边,飘到巍巍的山脚下,飘到细小的砖缝里和瓦砾堆里……,真是无处不在。一旦遇到春天的天气和雨水,便会蓬蓬勃勃地发芽,生根,长叶,开花,结成白色绒球,再长满一粒粒日渐成熟的种子,蒲公英便完成了一次生命轮回……

       今年清明回村给老爸老妈扫墓时,墓地所在的苹果园中到处都是蒲公英的小小身影,简直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我非常稀罕地说:“这可是一种人见人爱的好东西!”三弟却大不以为然的说:“在农村到处都是,不是稀罕之物!”

       回到城里去逛舜帝公园,碰到五、六个在公园草地上挖蒲公英的中老年妇女,我问:“哪里的?”

       她们说:“城里的。”

       “挖那干啥?”

       “少了当茶喝,能清热解毒,利尿散结。多了就拌菜吃!”

       “当茶喝,要连根挖,有根,劲大!”

       “我们就是连根挖的。”

       ………

       这时,我想起了我去年感冒,想起了我去年口腔溃疡,满嘴烂的不行,吃药也解决不了多大问题。情急之下,女儿从村里挖来一大包蒲公英,老伴连根带叶给我熬了几次,我就当茶喝。果然,喝了几天,感冒好了,口腔渍烂也不见了。一想到这里,我就对老伴说:“咱也挖一些吧?”于是,我们就顺手牵羊,“牵”回来一大包蒲公英。

       我赞美蒲公英“随便入土为安”的精神!只要有风,就四处飘荡;只要四处飘荡,就能飘荡到有土的地方,那巴是砖缝里的一小撮碎土,蒲公英也会发芽生根,茁壮成长……

       我也赞美蒲公英出身卑微,却长得踏踏实实的作派。一立春,它就不拿捏,不做作,不浮不燥,不声不响,为报春而来,有一种“待到山花烂漫时,它在丛中笑”的意愿,虽然算不上“一道亮丽的风景”,却是一种美好的风情,一种纵使弱小也要挤进春天装扮春天的风情。

       我更赞美蒲公英的药用价值。有人说,蒲公英是“清热解毒,抗感染”的“八大金刚”之一。究竟是否?我没有资格评说。但它在清热解毒,利尿散结方面,特别是在治疗急性乳腺炎,淋巴腺炎,急性结膜炎,感冒发热,急性扁桃体炎,急性支气管炎,胃炎,肝炎,胆囊炎,尿路感染等方面,效果确实不凡,这是人们共识。

       于是,蒲公英就成了我的情人,我的“亲爱的”。可以这样说,现在的蒲公英已经成了一种“热手货”,从普通百姓的餐桌,到患者的常用药剂,它正一步一步地走进你我他的生活。

       “是的,我们越来越离不开蒲公英了!”我想。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链接:乔羽情系贾家庄
下一篇链接:李本深新作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