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热线:0351-4885129 | 投稿邮箱:sxxncw@163.com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少时麦儿熟

日期:2016-09-21来源:山西农民报作者:杨保国 责任编辑: 山西新农村网 点击: 评论数: 更多

少时麦儿熟

    家乡晋南多地丘陵,十年九旱,小麦是黄土地上的铁杆庄稼,夏天一到便有收成。小麦属旱性,生长期不需太多的水,也不用多施肥,秋种夏收入土扎根,耐寒耐旱,生命力强。正如农村长大的我们,一口饭,一碗水,便是一段人生。

    每年的农历四月二十八庙会,方圆乡人忙着添置木锹叉把,绳子镰刀等工具,准备开镰收麦。对农民来讲,龙口夺食是既紧张又有乐趣的事。镰刀,是夏收的主要工具。旧镰刀每家每户都有好几把,它不像其他物件,只要有一件全家人就可以轮换着用。镰刀必须是每个劳动力人手一把。小孩长到十一二就算一个劳动力,就要下地帮忙干活了。

    遍地金灿灿的麦子说熟就熟,是人们辛苦一年期盼的收成,意味着梦想成真。我不曾记得有人教我怎样拿镰刀,好像生下来就会。天发亮,拿着早已磨快的镰刀,揣着早已攒足的劲头,兴冲冲扑向麦海。一人一个点,一割三两行,朝着同一个方向割。这时,必须深深地弯下腰,手脚并用,面朝黄土,洒下汗珠,不慌不忙,一步两步边割边走,镰到之处麦子纷纷倒下,那割断麦秆的声音沉闷而有力。一小把割完,放下,再割一小把,放下,交叉而放,叫“步”。这才叫劳动的姿势,也是天底下最美的姿态。躬身挪步中,我暗把自己想成麦子,麦子熟了会弯腰的,有人收理;长大后我呢?

    无边的麦田,“步”放一片,等能凑齐一大捆了,爷爷就把它们捆起来,立在地里等挑担回去,叫“束缰”。束麦子得用专门的“麦绳”,爷爷双手搂过麦子,利用麦穗打成结,然后捆好。这个结特别不好打,打不好麦子会在运输当中散开。我是不会捆这个结的。搂麦子又叫“搂步”,炎炎夏日,尖尖的麦芒划得你胳膊通红通红,稍不留神还会让藏在“步”下歇凉的蛇子缠上,冰凉冰凉怪吓人的。在我的记忆里,麦子永远不用我捆,直到那一年爷爷挑麦子闪了腰,我才开始学着捆。记得第一次我费了好大劲儿才马马虎虎把麦子捆住,还不是很结实,抱着抱着就“天女散花”了,大人们笑着帮忙却没有训斥我……

    割完的麦子太阳一晒,麦粒就会落在土里,再也收不回来。这时需要一个打麦场,主要的环节是用石磙子反复压地,所以麦子都是磙出来的。爷爷把主要的地方磙好,剩下的交给我。磙麦场比割麦子轻松多了,找一根铁链子拉着石磙子循环成圈反复地走,磙的越扎实,将来打麦子就越方便。

    最多的时候,爷爷能挑八捆,再结实的扁担都会压弯,同麦穗一起下垂,像要回到土里的样子。一担担麦子,从半山腰到麦场,大人们来回就是半个小时,回到麦场喝上几口水又去挑。麦场到麦地的路,长辈们每年来来回回挑麦形成了一条山路,长大后的日子里,我走过各种各样的路,都没有一条比它更让我铭记在心。直到今日,我都能穿越时空,闻到那条路上的扑鼻麦香,能感受到沉甸甸的麦穗,金灿灿的麦粒,把它们细收细打,颗粒归仓,是多么得不容易。

    经过“千锤百炼”,麦子终于修成正果,一颗一颗跳了出来,那时的人们是最幸福的。汗水流过多少张脸,笑意就爬满多少张脸。

    除了晒干打出的麦子入缸,还有一件重要的活——垛麦秆。说麦子浑身是宝,一点都不为过,留在地里的麦桩和麦粒脱掉的皮可以当肥料还田,至于麦秆则要储备起来在冬春喂牲口。要保护好麦秆,麦垛就得在这时候打成才行。这下,我可成了主角,爷爷在下面打囤底,一叉一叉把麦秆送到我脚下,还要不时地走到远处看看歪了没有?歪了,重新再来,把多余的部分一一叉掉,直到麦垛齐整起来。我与伙伴们是什么也不用管的,只在上面不停地踩就好。天真的我们手舞足蹈,活蹦乱跳,非常好玩。麦垛踩得越结实越好。是的,乡下人,所有东西都说一个实在。

    年轮日转,往事如烟。耳畔不时回响那霍霍磨镰刀的声音,回味那“汗滴禾下土”的少年时光,怀念那个烈日当头却又充满喜悦的晌午,回忆那田头送饭纯朴十足的 “野味”,多么令人珍藏。

    岁月悠悠,麦香依然……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