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热线:0351-4885129 | 投稿邮箱:sxxncw@163.com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播撒文化种子的“免费大戏”

日期:2018-05-14来源:山西新农村网作者:王志英 责任编辑: 任一鸣 点击: 评论数: 更多

播撒文化种子的“免费大戏”

       在南风广场上,有这样一个业余文艺团体:南风老年蒲剧演唱团,他们天天坚持在这里唱两个小时的“蒲剧”,被群众誉为“永不落幕的‘免费大戏’”。

       每天早上8点前(除过三九、三暑),一群蒲剧爱好者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然后又各司其职,尽其所能,在一切就绪后,只要打板师傅一起板,一场美妙的乐器大合奏便应声而起,观众们或睁大眼睛,或谜着双眼,有的还用手指在大腿上敲着鼓点儿,享受着这场美味的大合奏……

       尔后,就由退下来的专业老艺人们,或自学成才的“下里巴人”们,在短短的两个小时内,一个接一个地演唱着一场场蒲剧,引爆得观众席上掌声阵阵。

       久而久之,这里便成了南风广场上一道亮丽的风景,还被群众推荐参加了山西省第十五届群星奖大赛,并荣获群星奖;而且从这支队伍走出去的蒲剧演唱者李振岚,还在山西电视台举办的《走进大戏台》舞台上获得二等奖。

       为什么南风老年蒲剧演唱团能坚持22年久盛不衰?

       有一位热心的组织者

       1996年,李淑慧从盐化南星公司退休后,经常到西花园扭秧歌,唱蒲剧,开始只有她和闫景平老伴两个人,以后又加入了几个人;没有伴奏,她们就“清唱”。听的人多了,有些会唱戏的人嗓子就痒痒的,便也参加进来。李淑慧想,随着市民的腰包越来越鼓,对文化生活的需求也越来越迫切,中央也有这方面的要求,于是,就审时度势,组织起了一支文艺演唱队,市、区老龄委发现后,帮助她们把地点转移到市区中心——南风广场,还给他们起了“南风老年蒲剧演唱团”的名字。从此,他们就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把城乡文化的旗帜高高地举了起来。

       摊场一大,就需要资金,但他们是“业余、自发、自愿”的 ,没有资格列入政府预算,李淑慧便和鱼明、李文明等几个文艺爱好者商量,由他们自己凑钱买了板、锣、钹等必须乐器,后来又找到市委常务、宣传部长于波,于波让文化局局长杨金贵拨了资金。夏县一对戏迷夫妻——史阿丽和韩铁军知道后,也慷慨捐资1.8万元,为演唱团购买了一对进口音箱、功放调音台和无线话筒等设备。

       为了寻找伴奏者,李淑慧又东访西跑,从退休人员中找了几个,有的是现成的,有的是“半瓶子”,有的是愿意跟着学的,但她不嫌不弃,把他们都当成宝贝疙瘩组织进来,一边学习,一边伴奏,通过以老带新和勤学苦练,培养出了一班“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的伴奏乐队。

       李淑慧家离南风广场比较远,她就天天提前起床,叫上邻居陈桂云,一瘸一拐地赶7:20来到南风广场,把音响、电线等事先安排得妥妥当当,再把小凳子摆到观众席上,就等8点开戏,群众说:“她们这伙人比公务员上班还早呢!”

       22年来,李淑慧就是凭着一颗初心,一种使命,一份对蒲剧的挚爱,在南风广场上柱着拐棍举起了这面文化大旗。

李淑慧(右)和闫景平

       有一支优秀的演唱队

       有一支优秀的演唱队,是老年蒲剧演唱团久盛不衰的根本。

演唱队中有几种人,一种是退下来的的专业老艺人,如闫景平,田娥,丁守银,范顺海,秦翠兰等;一种是见过“教”的老演员,如李振岚等;一种是自学成才的“下里巴人”,如张天宝,李高灯,闫正礼等。

       闫景平是蒲剧泰斗闫逢春的儿子,天天来南风广场看戏,也演戏,尤其是在表演父亲经典剧目《舍饭》时,不但唱念做打到位,而且吹胡子瞪眼、唱腔道白、特别是抬脚动步的甩帽翅功夫,让人看得如醉如痴,观众说:“从闫景平的演出,我们可以看到蒲剧泰斗闫逢春的影子!”

       田娥,是个蒲剧青衣,曾潜心学习冯派唱腔,唱得字正腔圆,情浓韵美、柔中见刚,刚中有柔,吐字清晰,委婉激烈,声情并茂,扣人心扉,是观众心中的名角。

       李振岚,武雪莲、费翠芳等,是见过“教”的老演员,因故不上台了。他们却对蒲剧艺术有种执爱,于是,就把演唱团当成一种寄托,一块阵地,在这里播撒着文化种子,且演技高超,声情并茂,吐字清晰,嗓音嘹亮,很受观众欢迎。

       “下里巴人”,来自群众,热爱群众,一旦站到演出位置上,就忘记自我,认真做戏,兢兢业业,严肃对待,那种态度丝毫不亚于在正规舞台上演出的武俊英、景雪变、孔向东等。这些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不怕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有一种“而今迈步从头越”的精神,有一种不认“输”的气质,归根到底就是一个字——“练”!天天吊嗓子,天天学戏文,天天练唱腔,练习乏了,歇歇再练;某一句或某几句不规范,就搬出老师傅,如视频呀,唱片呀,录音呀,作为“范本”,跟着学,跟着练,反复学,反复练,他们说:“我们就是这样练出来的!”比如,李高灯,为了唱好闫逢春的《反徐州》中的一段戏,曾经练过几天几夜,他说,“这时,我才体会到了‘台上一分钟,台下三年功’的真正含义。二十年来,我就是跟着闫逢春当年的录音学成的。”

右起:李淑慧、安荣、闫景平、李高灯、秦翠兰

       有一班“余音绕梁”的伴奏队

       乐队是一个剧团的重要组成部分,决定了演出效果和观众欣赏的满意度。

       刚开始时,演唱团里只有一个拉二胡的,后来觉得唱蒲剧离不开板胡,李淑慧便到处寻找板胡师傅。当她知道郑子林从税务局副局长的位子上退下来后,就立即找到他,郑子林却说:“我只是一个板胡爱好者,拉得不好,但愿意学。”就这样,他放下架子干上了戏摊。经过七、八年的磨练,现在成了“板胡师傅”,评个“一级”都没有问题。  

       打板师傅杨玺运,原是吉县蒲剧团拉板胡的,因为演唱团急需要打板的,他就自告奋勇:“让我来试一试!”一试就是几年,他终于从略懂到认知,从认知到熟练,从熟练到行家,来了一个从量变到质变,人们都称他为“专业板师”,而且打起板来异常卖力,摇头晃脑,汗流满面,我在欣赏之余,还拍了几张留念照片。

       这个乐队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尽量少请假”。许多同志家里有“要事”,都不声不哈,只是暗暗地由自己解决。如方光远同志,孙女结婚后回媒,按说他是主要角色,但为了不影响演唱团的演出,他就给老伴编了一个美丽的慌言,说是老领导孙子结婚得去帮忙。老伴当他“帮忙”去了,其实他是在为演唱团坚守阵地哩!小提琴手高忠民,芮城人,因为老家修房子,需要请假半个月,他却“不”,只是回家按排了两天就来了……

       他们就是这样,从五湖四海而来,团队精神却特别强,不图名不图利,图的就是“娱乐自己,快乐别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