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热线:0351-4885129 | 投稿邮箱:sxxncw@163.com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特色乡村

雁门关外满眼绿——朔州市打造绿色生态屏障纪实

日期:2012-11-10来源:山西新闻网作者:李久标 责任编辑: 木头 点击: 评论数: 更多

雁门关外满眼绿——朔州市打造绿色生态屏障纪实

7月下旬,盛夏时节。地处雁门关外的朔州市犹如镶嵌在晋北高原的一片巨大的绿叶。无论你走上哪一个山头放眼望去,都是一望无际的绿色。这块曾经满目荒凉的不毛之地正向“自然生态现代宜居”的目标昂首迈进。而这一切变化,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三北”防护林工程的实施和该市在“生态立市”的大旗帜下集全民之力大举植树造林的结果。

百里山川依旧朔州万象更新

7月23日,朔州市朔城区西山生态环境综合治理区。

翠绿的云杉、金黄的金叶榆和郁郁葱葱的小叶杨灌木丛沿公路延伸,层次感十足。满山遍野的樟子松和油松与浅绿色的草甸组成的 “绿毯”在高低起伏的丘陵上无限制的铺开,路旁时而或偶见一座小亭,时而或点缀一池碧水。如果不是朔城区林业局局长李文明浓重的朔州口音不时提醒,记者真有一种走进江南某个园林景观区的感觉。

“以前的西山是荒山秃岭,风大沙多,气候干旱,水土流失严重,自然灾害频繁,水资源严重匮缺,林草盖度仅为11.5%。”李文明告诉记者,2008年以来,朔城区生态建设已累计投入10亿元,完成总治理面积20万亩,栽植各种乔灌木1822万株。

西山生态环境综合治理工程只是朔州市生态建设的一个精品工程,而在全市1.07万亩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更让人震撼的则是这里的生态防护林建设。

“‘十二五’开局头两年,我们就投资12亿元完成大片造林25万亩,通道绿化200公里,扩建种苗基地1万亩。”平鲁区林业局局长高元官介绍说,地处黄土高原和毛乌素沙漠交汇处的平鲁区属高寒山区、风沙区、水土流失区的生态脆弱区。解放初只有人工林400亩,“平地有沙皆走石,荒边无树鸟无窝”曾经是这里的真实写照。自从加入三北防护林体系之后,平鲁区的造林种草开始高速发展。“十一五”期间,全区以年均造林7万亩的速度推进城乡生态化进程。“十二五”期间将“打造一千里绿色走廊,构筑一百万亩生态屏障”。截至目前,全区林地面积达到115万亩,四旁树705万株,林木蓄积量78万立方米,森林覆盖率达到28.64%,林木绿化率上升到35%。

与平鲁区相邻的右玉县在启动“三北”工程后,经历了同样的生态变化。当地人介绍说,以前一刮风就是大半年,黄沙遮天蔽日。因为常年白天点油灯,家具都被熏黑了。现在的右玉全县有150多万亩的绿地,达到了53%的林木绿化率,逐渐成为塞北高原名符其实的生态屏障。近年来,右玉县的沙尘暴天数比50年前减少了50%,降水量有所增加。

作为“三北”防护林工程在山西实施的重点区域,朔州市近年来在全市范围内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全民植树造林运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初步形成了连接东部四县区的洪涛山百万亩防风固沙林和西北部两县区的百万亩樟子松基地。

朔州市委书记王茂设对记者说:“这些年来,我们全市植树造林以年均40万亩的速度推进,有林地面积由上世纪末的不足200万亩增加到现在的近320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了19.8%。这得益于我们市委市政府率领全市人民,坚持弘扬右玉精神,坚持艰苦奋斗,一任接一任抓林业和生态建设的结果。”

省林业厅副厅长霍转业对此评价:如此大规模营造连片樟子松林,这在全国造林史上都是不多见的。

春风化雨染千山百万“针叶”成松海

大规模的植树造林不仅改变了朔州市的生态环境,还改变了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老百姓的生存状态。

市委书记王茂设说,随着三北工程的建设的深入推进,工程区农村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走上生态、经济、社会共赢的和谐发展之路。农村“硬化、绿化、美化、亮化和净化”在朔州大地上随处可见。

今年59岁的任忠义是朔城区张蔡庄乡峙庄村党支部书记。已经担任了35年村党支部书记的任忠义清楚地记得在植树造林以前这里的模样。“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大雁不落坡,兔子不做窝,风吹黄沙飞,种啥啥不活。”生态环境的恶劣让这片贫瘠土地上的村民饱受艰辛。“碰上风调雨顺的年成还能吃饱肚子,要是遇到大旱就糟糕了。”任忠义说,那时候大家基本上是靠天吃饭。

近年来随着市委市政府对生态建设的重视,植树造林逐渐成为峙庄村的一项支柱产业。

“现在村委成立了两个专业公司,忠义农建队和美景彩叶林木有限公司。全村家家户户都有人在公司里干活。去年全村劳务收入达到800万元,人均收入9160元。”任忠义说,村民王建忠家里有两辆专门用于植树浇水的水车,全家5口人一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上。而在峙庄村,像王建忠这样的农户还很多。

靠育苗致富成为平鲁区农民的一大特色。

井坪镇井坪村村民赵依如有一块30多亩的土地,他在这块土地上耕种了几十年。他告诉记者,平鲁自然条件不好,过去打不下粮食,一年只有1万多块钱收入。现在他在自己的土地上育苗。这个苗圃每年能为他带来20-30万元的纯收入。去年他卖出的苗木更是高达60多万元。“虽然还是辛苦,但是比种地强出10倍不止”。

平鲁区大大小小的苗圃加起来有2.5万亩。全区现在有200多个育苗大户,兴办个体苗圃5000多亩。

据了解,平鲁70%的人口以种地为生。为了给林业让出空间,2005年,平鲁区政府开始生态移民,鼓励农民搬迁进城或者转为林业工人。

这一举动迄今已经绿化了35万亩的耕地和荒山。7年间,平鲁区累计移民2万多人,1万多转为林业工人或者从事林木管护。这些林业工人现在年平均收入可以达到1万多元。

与平鲁区相邻的右玉县也在造林之余开始考虑经济效益。右玉现在草木葱茏的美景成为吸引游客的一个重要因素。据统计,去年有83.4万人到右玉县旅游,为右玉创造了7.89亿元的收入。

右玉县造林大户王占峰造林3000亩,他现在在搞林下养殖,也在不断试验新的经济林品种。他计划新造2400多亩杏树,吸引游客来“摘杏”。

右玉县71岁的退休干部韩祥15年前花钱买了一条荒沟,开始在那里盖房子、育苗、栽树。现在那里已经变成了2400多亩林地。“里面就算蹦出一只蚂蚱,那也是我的。”韩祥说:“前一段时间有人要出1500万元购买,我没有答应。”

怀仁县在大举造林的同时,开始规模栽植凯特杏、香白杏、大接杏、精太阳杏、寒富士苹果等经济树种。“仅在金沙滩生态经济园林区就规划了万亩钙果基地,今年已经种植了1000亩,在保证生态效益的基础上,实现了经济效益、生态效益、景观效益、社会效益的多赢,让更多的老百姓受益。”怀仁县林业局局长程殿国说。

绿色长廊筑起生态屏障百万民众尽享林茂果香

能够在短短几年内在生态建设上取得如此显著的成绩,在朔州市是有其内在原因的。

在朔州看林业工程成为当地政府官员引以为荣的事情。“沿山路开车参观,不停车一直走要一天半才能看完我们的工程。”平鲁区林业局局长高元官自豪地说,在显著业绩的背后,则是从政府官员到普通百姓勤苦工作的无私付出。“在我们林业局,职工只有固定的上班时间,没有固定的下班时间。大家加班加点到深夜是常有的事情,我们大家是常年没有节假日。”

“记得2010年秋天在卧龙山上开始规划绿化路线的时候,我和两名技术人员经常是一大早就上山,为了节约时间,中午不回来吃饭,一直忙到下午四五点才回来。”平鲁区林业局工程师郭文德回忆说,由于当时天已经变冷,山上风一吹,冻得他们躲在山沟沟里缩成一团。“由于当时山上还没有路,我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都是每天步行30公里做规划。”郭文德说。

右玉县造林大户王占峰为了绿化他承包的牛心堡乡石炮沟,在这个没有人烟的山沟里一住就是30年。“当年这里水土流失严重,荒草丛生,根本没有路。”王占峰说,为了栽活树,他都是从山下几公里外的地方一桶一桶把水背上来的。

2010年秋天,怀仁县林业局局长程殿国年届九旬的老父亲病重住院,医院已下达病危通知书,可当时正值西山一期工程进入攻坚阶段,忙于工程的程殿国仅去医院探望了一次。技术骨干刘万军,人过而立之年,为了西山工程建设,三次推迟婚期。

程殿国告诉记者,他们植树造林的成活率之所以非常高,不仅仅有大家无私奉献的辛苦,还和他们严格的监督制度分不开的。“每一项工程都要公开招标,交付给专业的造林公司来造林。工程款分期付,要到3年全部验收成活才付清,而且还要通过由县人大、检察院、纪检委等部门组成的验收团验收通过才算。”

右玉县退休干部王德功说,该县在植树造林工作上和每个人每个职业都联系起来,并有严格的制约措施。一次他检查承包路段的植树情况,发现有5株樟子松枯死,立刻自己购买了新苗子补栽进去。“一次县里植树造林大验收,截至下午6点有一个乡镇不合格,乡镇书记被现场免职。”

在朔州市,无论走到哪一个县,“植树造林”都被称为“一把手工程”,全民重视植树造林的程度由此可见一斑。为了得到上级职能部门的支持,2011年7月,市委书记王茂设率党政代表团专程赴银川拜会“三北”防护林工程建设局局长潘迎珍,就朔州三北防护林建设进行了座谈交流。并最终得到承诺:三北局将一如既往地大力支持朔州市“绿化、健康、宜居朔州”建设,在三北工程建设任务,特别是在百万亩人工林基地建设上给予大力支持。

“朔州市的生态建设目标是以建设牧草基地人工草场为重点,与现代牧场相配套,实施 ‘三个百万亩’草业工程和植树造林绿化工程。打造北欧风情,展现新西兰风光,再现往昔‘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和谐生态美景。”朔州市林业局局长周宏对记者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