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热线:0351-4885129 | 投稿邮箱:sxxncw@163.com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特色乡村

造林“赤子”

日期:2012-08-10来源:山西新闻网作者:李久标 责任编辑: 裴剑梅 点击: 评论数: 更多

造林“赤子”

30多年扑在植树造林第一线。采凉山上,火山口旁,留下他青年和中年的足迹。在罕见的干石山上,火山灰地质的生命禁区,他带领干部群众硬是用简单的工具,以不屈不挠的精神栽下近百万亩林木,让采凉山绿树成荫,让火山口披上绿装。他就是全国造林绿化劳动模范、山西省劳动模范、山西林业战线学习的榜样、大同县林业局局长赵德清。当地干部群众亲切地称他为——


在山西林业系统,大同县林业局局长赵德清绝对是一个 “名人”。他的知名度不仅仅在于他所获得的荣誉,更在于他带头植树造林取得的惊人业绩:扎根林业一线30多年,用汗水和心血在贫瘠干旱的采凉山火山盆地筑起一道京津生态屏障;担任县林业局长13年,全县林地面积从1998年的46.7万亩增加到91.7万亩,森林覆盖率由18.9%提高到28.6%,使得大同县成为继右玉县之后的又一个“塞上绿洲”。

7月27日,全省造林绿化现场会召开前夕,记者走进大同县,走近这位在林业一线栽树31年痴心不改的“播绿人”。


“玩命”赵德清

“要是我中午留下来吃饭,恐怕咱们现在还见不了面。”赵德清一见面就向记者解释,他一大早去忻州开会去了,参加的是省林业厅专门召开的“全省林业系统开展向赵德清同志学习活动”的会议,上午他还在大会上作了典型发言。他离开的时候厅领导还在进行 “号召大家学习赵德清”发言。“虽然有点不礼貌,可造林现场会马上就要开了,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我怎么能安心坐在那里开会呢。”赵德清急匆匆地说,咱们还是到工程现场去吧,边看边聊。

3个小时的时间,往返几百公里,连饭也顾不上吃就匆匆赶回来去造林现场,一见面记者就领略了赵德清工作起来“玩命”的精神。而54岁的赵德清这样“玩命”地在一线造林绿化,已经整整工作了31个年头。

1981年,年仅23岁的赵德清从雁北农校毕业后分配到大同县林业局工作。为了改变家乡恶劣的自然环境,赵德清主动申请到偏远的聚乐乡采凉山担任技术员,他和种树人员一起住在一座无电无水的废弃窑洞里,一住就是两个月。

“当时全县采凉山、遇驾山荒山工程造林拉开序幕。作为刚参加工作不久的一名林业技术员,我十分激动,觉得自己的所学有了用武之地。这时候,萌发了一个愿望和梦想,今生要种一辈子树,用我的微薄之力,绿化家乡,美化家乡,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让父老乡亲能够在郁郁葱葱的绿色中富裕起来。”

记者随赵德清登上采凉山,放眼望去,如今的采凉山上已经是绿树成荫。“其中有7000多亩落叶松就是那个时候种下的。”赵德清一边说一边停下来,告诉路旁正在忙碌的林业职工,这一路段这两天有4棵樟子松枯死,要赶紧补栽进去。30多年的“玩命”工作,让他对全县的林木生长情况了如指掌。

1984年,赵德清被提拔为麻峪口乡副乡长。原因是麻峪口乡当时承担了国家3万亩“三北防护林”的建设任务,乡党委指定他分管造林工作。这个项目的主战场是落鹰山,满山石头、处处沙沟。赵德清认真研究了群众植树成活率低、管护不到、保存难的问题,组织了上百人的造林专业队,春季植树,秋天整地。专业队造林使树木的成活率大幅度提高。麻峪口乡一座座荒山、荒坡披上了绿装。当年,全国林业系统造林现场会在落鹰山的召开,时任林业部部长的高德占用几个“没想到”评价大同县的绿化工作:大同县立地条件这么差,栽活这么多树,没想到;我以为大同是一片荒凉,在十年九旱的情况下,居然能搞出全国的样板工程,没想到。


“狠心”赵德清

在赵德清的妻子师慧林的眼里,赵德清是一个“狠心”的丈夫。“在麻峪口乡工作的12年间,他最多一个月回一趟家。”师慧林说。

1988年的一次大造林活动中,赵德清吃住在山上一个月没回家,妻子担心他营养跟不上累垮了,就熬了好几大瓶肉酱,带上几件干净衣服,背着5岁大的儿子到了山上。一见面看到自己的丈夫又黑又瘦,整个人蓬头垢面,头发又长又脏,胡子长得黑黢黢的,师慧林心疼得眼泪扑簌簌往下掉。赵德清见了孩子,急忙冲过来要抱,把孩子吓得躲到妈妈身后“哇”一声哭了。“两个月掉了三十斤肉,平均每天减肥半斤。”说起那段往事,赵德清历历在目,“可那两个月种下了5000亩松树,共110万株,掉三十斤肉,值了。”

1999年赵德清担任了县林业局局长。师慧林觉得这下回了家应该好多了。但是没想到赵德清一点都没有改变。“他哪里像个局长,天天不是一身土就是一身泥,给他买的新衣服,催几回都不穿。家不管,老婆不管,孩子不管,人家自个儿倒也承认是个‘三不管’男人。家成了他的旅馆,晚上回到家,倒在沙发上就睡,吃饭时再叫醒。”话这么说,可妻子还是担心他的身体,赵德清患有胆结石、高血压、糖尿病,可他从没当回事。2003年底,赵德清胆结石发作,疼得大汗淋漓,妻子几次劝他去医院都不管用,只好找县领导“告状”,县领导强迫他住进医院,做了手术。术后第12天,他又出现在造林工地上。

在乡镇工作期间,有一年赵德清的父亲病重,却正赶上植树的大忙季节,赵德清两头为难。乡党委书记李元宏知道后亲自把老人送到市里的医院。

几年前相濡以沫的妻子乳腺被查出了问题,当时也正赶上4月份的植树大忙季节,市里的医院怀疑是肿瘤,建议去北京的医院复查。“但一年之计在于春,县里植树的工作不能耽搁。爱人体谅我的难处,就让她弟弟和妹妹陪着她去北京做检查,检查结果是良性的,手术也很顺利。我说这真是吉人天相,好人自有好报。”


2007年大年初一,赵德清的儿子、儿媳,内弟、弟媳在他家过年。傍晚6时多,他突然接到桑干河河湾灌木着火的报告。赵德清急忙通知单位领导和灭火人员赶赴现场,考虑到大家都在过年,人手一时难以集中的情况,赵德清召集全家人也迅速赶赴桑干河畔,立即投入灭火战斗。“当大火扑灭以后,乡里参加灭火的同志,看见有几个不认识的人,问他们是谁,我告诉他们这是我的妻子、儿子、小舅子,他们连过年的新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滚了一身黑灰,在场的人都十分感动,说局长组织家庭灭火队。”赵德清回忆说。


“无情”赵德清

树越栽越多,管护的任务就越来越大,赵德清明白,树栽得再多,管护不到位,等于是空白。

为了护树,赵德清挨过不明事理群众的打。为了护树,赵德清甚至只身面对手持白刃的歹徒,但是他都毫无惧色。为了护树,赵德清得罪过领导。为了护树,赵德清甚至和同学朋友闹翻了脸。在赵德清的眼里,好像护住的不是树,而是自己的一个个孩子。

山区群众祖祖辈辈靠山吃山,自古以来养牛养羊,突然说这块地方种了树,不能让牛羊进来,群众一下子接受不了。一次赵德清碰上一只羊正在啃树,他身手敏捷,兜了几圈就把羊捉住了,大喊这是谁家的羊,没有人接茬。赵德清拉羊下山,羊四处乱窜,他一下犯了狠劲,把腰上的皮带揪下来,把羊的四蹄捆牢,扛到背上一口气背到乡政府大院里。看到他的背心和衬衣被汗湿透了,闻讯赶来羊主人也服了,乖乖地接受了处罚,再不敢把羊引到林地边放了。

赵德清成了树的“保护神”。他一出现在林边,有的放羊放牛人就一齐喊“土匪来了,快跑”,后来山上的群众还送他个绰号叫 “南霸天”。他可不管这些,和南北两山几百个羊倌都进行了严肃的“谈判”。靠这种铁面护树,幼小的树苗一天天平安得长大成林。后来树大了,林子成了气候,老百姓也理解了他当初的不近人情,对他的恨就转化为对他的尊敬。现在再提起“南霸天”这回事,赵德清和群众就一块乐。

有一年,有个在外县当领导的人回麻峪口上坟,不小心引燃了山火,过火面积有十多亩。赵德清带领大伙儿扑完了火就来找他算账,当时就下处罚通知书,要罚2000元,那时候的2000元可是一大笔钱了。事主也承认错误,只是觉得罚得太多,就希望赵德清手下留情少罚点。县里的不少人打电话、写条子,不管说情的人是谁,赵德清一概顶住不松口,最后对方只好交了罚款。还有一年有个同学从外地回乡上坟,引起了山火,烧了25株树。这个同学看到是赵德清带人查处他,大大咧咧一笑,拍拍屁股准备走人。赵德清当场就扣下他的212吉普车,罚款500元,最后还逼着他从南郊区拉来树苗进行补栽。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如此处罚在全县影响很大,震慑也很大,大大提高了人们的护林防火意识。


幸福赵德清

在随同赵德清检查工作的路上,他总会不时地把车停在路边山头,仔细察看两边的树,像一位将军在检阅自己的士兵,这时候的赵德清是最快乐的时候。


种了多少年树,赵德清对树的感情越来越深厚,树已经成为赵德清生命中的一部分。赵德清下乡有个习惯,车上随时带着一大桶水,一旦发现有被牛羊啃掉了皮的树,就现场倒水和泥,用泥巴把掉了皮的部位糊上,相当于给受伤的树植了新皮,这样树就死不了。在麻峪口乡工作时,山上种的松树逐渐长大了,引来了不少买树的人,但不管这些人出多高的价,赵德清就是不卖。赵德清说,树还小,不到间伐的时候。这就好比人们家的闺女,年龄还小,婆家再好,也不能嫁。有人说,树是国家的,又不是你个人的。赵德清说,树当然是国家的,我在这儿一天,就要让它平平安安地长大。


种了多少年树,赵德清成为了一个最懂树的专家。

大同县地处毛乌素沙漠边缘,年降雨量只有300多毫米,土壤瘠薄、寒旱交加、荒山多风沙大,种树比养娃还难。为保证成活率,这些年赵德清不断钻研林业科技知识,探索总结了多项适于大同实际的造林技术,取得了成效。

在麻峪口乡落鹰山造林期间,赵德清经过反复试验,在小阴坡成功栽植樟子松、油松等树种,不仅打破“松树只适宜阳坡栽植”的定论,而且大面积推广至3万亩,打造了全省第一个樟子松示范造林工程。

赵德清还根据大同县土地条件,组织钻研并总结了一套半干旱地区抗旱造林综合配套技术,形成了“细整地、选壮苗、深开口、浇透水”等“358”造林规范流程,在全县推广,并获得雁北地区科技进步二等奖。

赵德清打算,退休后承包一座荒山,继续植树造林。“参加工作30多年了,我和树打了30多年交道,有人说我傻,栽了一辈子树,到头来一棵也不属于我。有人说,干了大半辈子,就是个正科级,没日没夜地干,有啥用?还有人说,人家毁林了,非要管,这些人都不是善茬,铁锹刀子都亮出来了,你不怕有个好歹?我真的没去想过这些。我植树不为当官,不为名不为利,就为植树。一看见树,我就心情舒畅。干自己喜欢的事,就是一种幸福。”赵德清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匿名发表